栏目导航
当前位置:金马娱乐 > 金马娱乐平台 > 正文

对话乐化创始人沈孝业:既做大树 当撒绿荫 -新

发布日期: 2017-12-07   浏览次数:

  在山东昌乐红河镇上,有一条街叫做乐化街,拥有三十年发展史的乐化集团就起步于这条街。在乐化集团厂区门口,两棵大槐树挺拔于此已有三十年,这两棵大槐树是乐化集团董事长沈孝业在创业之初亲手栽下的,如今当时的小树苗已成繁茂的参天巨树,乐化也从一穷二白的小作坊发展成为年营收近20亿的大集团。

  2017年11月,记者对话乐化创始人沈孝业,回首三十年,环境巨变,初心未改。沈孝业说,这个初心就是带领大家过上富裕的日子,就好像大树存在的意义就是向大地播撒更多的绿荫。

  沈孝业接受大众网记者专访

  谈创业:农业只能解决温饱 工业才能实现富裕

  上个世纪八十年代,绝大部分农村人还停留在挣工分的阶段,沈孝业却选择了创业,而且是油漆这个并不熟悉的行业。

  沈孝业:1986年,我从农村到乡经委,在乡经委待了一年,负责经委的信息、商贸和考察项目,这期间,我就考察了油漆厂,1987年党委派我组建油漆厂并出任厂长。

  为什么在那个时候想要上项目,因为在农村,多少年祖祖辈辈就是面向黄土背朝天,靠农业仅仅能解决温饱问题,解决不了富裕问题。所以我想上工业项目是唯一的出路。

  为什么我有信心上油漆项目?有三个原因。一是油漆厂的投资不大,设备比较简单。二是那时候油漆还不饱和,还是一个紧缺的行业。三是因为油漆市场那时候就在农村,千家万户刷门窗、家具都需要用油漆。从这几个方面,我感觉到有信心。

  谈弯路:没有市场调查必然要受惩罚

  其实乐化发展的前四年非常困难,由于只有干劲没有技术,不仅没有生产出一滴合格油漆,还被一把火烧光了全部。

  沈孝业:实际上从1987年到1990年,企业走了弯路,这也是后期总结出来的,那时候不知道是弯路。那时候我就凭自己做人、做事的经验,甚至没有社会调查,没有信息对比,没有人才引进就把项目上了。

  那时候只是认识一个会做漆的老头,我就把他接过来,比伺候家里的老人还要上心,在他的指挥下,安装、投产,结果生产出来的产品不合格。

  我说“你得有个办法。”他说“那就熬炼树脂。”结果就是自己焊设备,带着员工白天晚上加班。在1990年7月15日,连续三天两夜的时间做实验,中午发生了一场大火,烧伤了6人,我烧伤面积是百分之四十七,最重的烧伤百分之九十三。

  谈精神:自己强起来是做人的尊严

  厂子烧没了,工人烧伤了,沈孝业一度非常绝望,除了身体的创痛,更大的伤口来自于辜负了全乡人的期望,30年后的今天,回忆起这段经历,60岁的他再次流下了热泪。

  沈孝业:在烧伤以后,自己有两个深深的感受。首先人生存在世上不是靠自己,而是靠一批兄弟姐妹。在医院护理的时候就靠自己的兄弟们来回倒班护理。更重要的,在困难的时候能顶住的还是党组织,乡党委号召全乡父老乡亲们捐款、捐物对一个企业进行帮忙和支持。

  我在医院听他们讲过这件事,我想以后怎么对党和父老乡亲回报,想来想去,还是想念自己的厂,所以还在治疗的时候,就偷偷到厂里去看了一下。因为失火把厂房都烧塌了,我从杂草丛中找到罐子,我就想知道里面还有没有东西,树脂还在不在。

  我回头一看,正好在草上横着一根小竹竿,顺手往下一戳,水下发软,一下子提起来,树脂就粘在竹竿上,就像糖葫芦一样。当时在最困苦和为难的那几个月当中,那是最兴奋的一件事,我就情不自禁地喊了句“成功”。攻克了最关键的技术,又经历了后期买设备、学技术等环节,到1991年企业复产了。

  这个经历是用钱买不到的,那就是不管多大的困难,人只能自己强起来,这就是做人的尊严。

  谈改制:改制不是为了私有 而是为了发展

  乐化在1991年复产后,迅速进入蓬勃发展期,产能在短时间内从500吨扩张到8万吨,营收也迅速破亿。在高速发展的过程中,乐化人感受到了体制的掣肘,于是他们在九十年代中期就敢为人先,实施改制。

  沈孝业:因为我改制,国家政策研究室来调研,当时由乡镇企业改成股份制企业国家是不让的,但我改了。在会议室我还没坐好,他(调研人员)“啪”一下一拍桌子。

  他说:“你是不是叫沈孝业?”

  我说:“是。”

  “你是不是党员?”

  “我说是。”

  “党员是怎么规定的?”

  “我说无产阶级。”

  “你是什么?”

  “我说我也是无产阶级。”

  “你是无产阶级?你不是有产阶级吗?”

  “我怎么是有产阶级?”

  “你改制不就是有产阶级吗?你有股,有股不就是剥削吗?”

  我说:“这件事不对,我们民营企业靠自己的积蓄发展,我们创造大量的资金,缴税,剩下的我们继续发展,我们有决定权。我们投资发展是为个人吗?我们把企业建大了,在中国建是为了中国建的,怎么是为了个人呢?以后我死了,我还都能带进去吗?我说这件事你放心,改制并不是为了私有,是为了更有利的发展,咱肯定是为党为人民,不是为我自己。”

  谈管理:放权!各岗位干部、员工严格按塔型管理,各负其责

  说起民营企业,很多人第一印象就是管理无序,没有规则。乐化曾经也面临管理的难题,沈孝业解决管理问题的关键就是制度和标准。如今沈孝业外出半个多月,经常连一个企业里的电话都没有,而企业依旧正常运转。

  沈孝业:1997年左右,全国乡镇企业多数就起来了,特别是在2000年的时候,很多报道都说乡镇企业家是小农意识,小富即满,没有胸怀,没有战略。我说这件事我觉得不对,我悟出的一个道理,企业只有两种,一种是有标准的企业,另一种是无标准的企业,而乐化就要做有标准、有制度的企业,用标准和制度去管理和规范企业发展。

  比如财务,明确了各项费用列支的透明度,由签字生效到审核生效,就是我们财务的制度,花钱都定了标准,都不能超,由财务负责人审核报销,我从来不签字,都是报销了,他们记账就行,四肖期期准

  三十年来,采购客户我没谈过,供应商我没谈过,都是他们谈的。企业多少亿的进出我从来没签过字,几千万支出我也不管,都是他们自己签,因为有财务审核的制度和规范在那里,这就是企业的管理。

  谈上市:决不为了上市而上市 为了融资而融资

  如今很多企业都在运作上市,上市仿佛是一个企业做大了之后的必然选择。但是乐化作为营收近20亿的大型企业集团,却没有上市的计划。不仅如此,他们甚至没有一分钱的银行贷款。

  沈孝业:乐化1987年建厂到1994年改为股份有限公司后,曾经培植上市,培植三年以后,我们企业具备上市条件,但我提出来不上,停了。

  为什么停,关键是从企业实际出发,以我们现有的技术和团队,上市以后能干什么?上市融了资能投什么?我们企业一是自己有钱,二是如果需要钱,各级银行、金融部门对咱们支持都很大,人家都给我们用,所以我们感觉到没有必要上市,所以我们不上。

  现在看我们企业已经30年了,目前一分钱的贷款没有,还有余款,这30年来银行贷款一分钱不良也没有,税一分钱欠款也没有,工人一分钱欠款也没有,那我们上市干什么?

  谈转型:将全力发展五十六个民族特色文旅产业

  专注了三十年油漆产业的乐化,在2010年之后陆续涉足房地产、国际贸易等领域,2012年乐化决定今后集团公司不再新上其他工业项目,而是向贸易、旅游、服务业三位一体的文旅产业投资。就在最近,乐化将文旅产业锁定在了五十六个民族这一理念之上。

  沈孝业:我们企业在五年前已经决定工业产品再好也不上了,就只搞油漆和油漆的原料。确定要发展国际贸易,再由国际贸易带旅游,旅游带服务业。

  怎么干呢?我们就想到了家乡,就是生我们、养我们的地方,我们投昌乐的旅游业,所以我们就打造一个惠泉湖,就把首阳山搞一个旅游景点,搞一个大的儿童乐园。习主席提出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,我们就这么干。

  我们确定在十年内,发展20个国的贸易和20个国的旅游,在国内开设10个分公司,承担旅行社的功能。

  另外,我们瞄准了五十六个民族一家亲这个理念,在昌乐的首阳山拿下2000多亩地,把五十六个民族的风土人情引进来,实现文化互动,实现五十六个民族的特色旅游、餐饮、娱乐。我们潍坊的父老乡亲不用走遍全国,来到昌乐就能看到各民族最具特色的东西。

  谈未来:扶上马还要送一程

  从1987年创业至今,沈孝业已经年满60岁,逐渐退休成为不可回避的话题,用他的话说,对新一代乐化人,他会扶上马,再送一程。

  沈孝业:乐化的未来是30年厂庆的一个重点问题。我年龄大了,也要逐步的退,但是前面30年,我是从无到有创办企业,是一心带着大家干,未来怎么给乐化人铺上一个好的平台,铺上一条好的路,明确未来30年的目标,怎么去发展,这是我在想的,通俗点说,就是扶上马,再送一程。

  昌乐县企业家总部、惠泉庄园及景观区

  我们班子拟定未来30年是巩固昌乐,发展青岛,开发西部。巩固昌乐就是新上了100万吨油漆原料和100万吨高档漆项目,这些项目都终将在昌乐以及昌乐周边的寿光等地。在发展青岛方面,其实乐化早在2003年就在青岛建立了研发中心,未来乐化也会把业务窗口迁到青岛,去面对更大的市场。开发西部就是把原来的油漆设备通过搬迁搬到西部,借助西部开发的东风,把中档产品做得更强。

  这是未来30年为大家设定的目标,至于方向,我还是对年轻人有一个要求,像原来我干一样,永远是听党指挥,跟党走,年轻人要继续发扬我们前30年创业者的优良传统,艰苦创业、勤俭持家、顽强拼搏,要干好自己的事业,依法经营,依法纳税,依法保护自己的企业。这就是我心中乐化的未来。

  在采访中,沈孝业告诉记者,不管有多少工作,他还是经常会去老厂区转一转,看一看门前那两棵伴随乐化一起风雨,一起成长的大槐树。

  如今大树参天,就像自己创业的三十年。

  既然选择做一棵大树,就要撒给大地更多的绿荫。这是大树存在的意义,也是沈孝业继续奋斗的意义。